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予君天下安 > 正文
第五十七章:笄日
作者:小页紫檀  |  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2-01-20 16:25:04 全文阅读

袁隽觉得自己像个提线木偶,被人扯着完成了整套繁琐至极的仪礼,然后一张张似笑非笑地脸对她说着恭喜,说那些再三重复的动作于她是如何的意义非凡。

可是,为何自己内心毫无波澜?

十五岁的这个生辰,这些个显贵宾客、华衣钗环、器礼乐仪,比不上幼时坐在父母膝上吃的一口面,比不上祖父难得酣饮后为她随手几笔勾勒出的像,比不上燕洄手指上的那抹贴梗海棠颜色……

袁隽知道自己一定得端方得体地笑,才符合大国公主的体统气派,可这勾起的嘴角真的好累啊!好不容易,入眼的人只余祖父、萧凌和太子哥哥,袁隽终于瘪着嘴、垂着肩,拖着步子向三人挪了过去。

“这都及笄了,怎还如此小儿作态?”袁成慈爱地看着被裹在大袖长裙礼服中的孙女,笑着数落袁隽仪态的不妥。

“行了及笄礼就不是祖父的孙女了吗?早知道我就不及笄了。”袁隽撒娇。

“胡言乱语!及笄是人生大事,走过这一步就是大人了,再如此不长进,便不要提自己是我袁成的孙女!”袁成刻意板起脸,可眼睛里仍是星星点点的笑意,“来!让祖父再好好看看。我家隽儿长大了,下一回再穿上如此形制的衣裳、再办这么大阵仗的仪礼,就该是成婚了。”

“我才不要成婚呢!”袁隽脱口而出,余光瞥见萧凌衣角,暗道糟糕。

“隽儿!方才告诫,又说浑话!你……”

“祭酒切莫动怒!本殿以为,安平不过在跟您老撒娇罢了,她这一晌午又跪又拜的,定是饿着、累着了,说起话来才没过脑子。不必当真!”太子唐彧打着圆场,说最后一句时却望着萧凌。袁隽顺着唐彧目光也看了过去,见萧凌只是不以为意地对自己笑着,反倒有些心虚。

唐彧左右看看,复又开口:“不过,此番到底是安平失言犯错,做表兄的也当多嘱咐你两句。放心,兄长给你留些面子,不当着人家面说,你且随我来!”

袁隽一脸嫌弃地跟在唐彧身后,心想:太子哥哥,您这说的、做的,也实在太牵强、太明显了,还不如大大方方把我叫到一边说话呢!袁隽尚自腹诽着,却听唐彧直截了当地说了一句:

“他在四方馆等你。”

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唐彧见面前的小丫头眼里立时便燃起了灼灼的光,遂一下拂去先前心中的迟疑不定,略有些兴奋地提议:“稍后,你与祭酒出宫回府路上,自己寻机去四方馆,我来拖住萧凌。”

“嗯!”

唐彧以为袁隽挑贺礼的理由,将萧凌强留在东宫库房。落霞在自家主子授意下,以最快速度替其换下了扎眼的礼服,又使力震疵了一侧车轮,然后在德叔不得不半道停下修车时,以“陪主子到附近茶舍雅间稍作休息”打掩护,使袁隽得以成功脱身往西北城四方馆处奔去。

他在四方馆等我。

只因这一句话,袁隽不自知地咧嘴笑着,提裙快跑了一路,头上发髻松散不少,惹路人侧目,但她全不在乎。直到到得四方馆外,一眼之下并未见到燕洄,这才慌了起来。

“他在四方馆等你。”

太子哥哥是这么说的吧?自己没有听错吧?应该是四方馆,燕洄也没法子去别处呀!可是……是不是太子哥哥说了时辰,自己没听清?还是燕洄等着急,走开了?

袁隽慌着神胡乱想了许多,越想越对“燕洄在四方馆等自己”不确定起来,却也因此意识到自己有多渴望见到燕洄,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

“花花雨!下花花雨了!”一旁传来稚子嬉笑话语,袁隽回神看去,两个四五岁小儿正追着几片雪白花瓣。

袁隽初时有些不明所以,后又忽觉自己发上、肩上也掉落了些既轻且清的东西,定睛一看,皆是纯白的玉兰花瓣。袁隽猛一抬头,四周玉兰花瓣飘散,洋洋洒洒,如霜似雪的白。

四方馆围墙内外遍植白玉兰,虽无人知晓是何人于何时为何而栽下的,但每到春季,一树树雪白玉兰花开时,四方馆便成了京城有名的赏景地,周边茶舍、饭庄、食肆也多为此而建。

不过不知何故,自去年齐质子迁入四方馆后,今春到了玉兰花期却不见花开,其后更是突然有人支起高杆、罩上黑纱,将玉兰花树都围了起来。街坊间的铺子业主失了时节生意,忍不住抱怨起来,觉得定然是齐国质子坏了风水。

四月十九一早,高杆、黑纱都不见了,满树满树雪白玉兰仿似凭空现于人前,四邻街坊正奔走相告着要来此赏看,并不会料想到——

玉兰花期只此一日。

玉兰花雨只为一人。

袁隽视线追着漫天玉兰花瓣,望向高树,望向屋角墙头,望向四方馆府门,望进白衣少年的眼睛里。

燕洄头一回着一身白,在翻飞的玉兰花雨中,更衬出“公子人如玉”的好看。他静静地站着,温柔地笑着,竟让袁隽觉得世上再无其他。

“过来!”燕洄向袁隽伸出手。

袁隽踩着满地玉兰花瓣,用最是端庄万方的步子走向燕洄,鬓旁由髻上钗冠间垂下的明珠摇曳,映出人面如画。

笑靥如花堪缱绻。

燕洄心里,惟余一句话。

袁隽自然而然地将手交给燕洄,两人于四方馆府门两侧,一内一外地站着,袁隽抑制不住欣喜地问:“你干的?”

“我记得,你说你出生那年,玉兰开得特别迟,像是等你而来!”燕洄轻轻理着袁隽的乱发,仔仔细细为她正髻扶钗,而后又顺理成章地牵回她的手,一寸一寸端详她眉眼,待两人目光交错纠缠,才满怀期待地问:“喜欢吗?”

“嗯!”袁隽回头再看了一眼飘落的玉兰花,又迅速转回,问:“怎么办到的?”

“秘密!”

“燕洄,我想知道,你,如何办到这些。我不想只记得玉兰花雨,我还要记住你为我造玉兰花雨的不易!”

“太子帮了忙的。”

“燕洄!”

“别动!”燕洄打断袁隽追问,打眼向她身后扫视几下,忽然在牵着她的手上使了力,将袁隽一把拽进门内,带向一侧。

“燕洄,我不能进来的……”袁隽的话戛然而止,眉间的温热摄住了她的心神,视线所及处,燕洄喉结滚动,袁隽下意识地跟着咽了咽。

燕洄柔软的唇印上袁隽光洁的额,全世界都是她的味道。

“今日你生辰,想吃长生糕吗?”燕洄哑着嗓子在袁隽耳边问着。

袁隽双颊带着比任何胭脂都动人的微红,小心捏着装有长生糕的纸袋,脚步轻快地跨出四方馆,见太子微服简从已候在不远处:“安平,快!我没能留萧凌太久,他已往袁府去了,此刻说不准都快到了!”

袁隽有些留恋地回头张望,燕洄并没有再出现在府门处。

也好!

袁隽快速上了马车,往约定好的茶舍去,雅间内落霞已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主子您可算回来了!德叔都找来了!”落霞心急喊了一嗓,才发现自家主子身后还跟着太子,“殿下!”

“别拘虚礼了!快陪你家主子回府,实在耽搁太久了!安平,我在这儿再呆会儿,你先回去,快回去!萧凌都快到了,祭酒该着急了!快走快走!”唐彧难得做些出格的事儿,不安又兴奋,转念想到萧凌,又觉羞愧。方才在东宫库房,他亲眼见萧凌对袁隽喜恶了若指掌,便知其真心,只是……

燕洄与安平只有这少少时日了,也许很快,她就将成北平王妃了。思及此,唐彧一叹:“总归是对不住萧凌了。”

被唐彧念叨的萧凌,候在车马回袁府必经的街口,见袁隽马车遥遥而来,翻身下马先迎了上去。袁隽听到落霞禀报,心中诧异,掀开车帘与萧凌说话:

“萧诺一,你怎么候在此处了?”

“没有特意候着,刚好罢了!”萧凌一手掂着个纸袋,发现将脑袋探出车窗的女孩神情明媚,嘴角还粘着些糕点碎屑,遂笑着说道。

“刚好?可我这车半道坏了,都修了好久。你在太子哥哥处也待了很久吗?”

“嗯!我想着,既然太子大方,自然要趁此机会把东宫那些好东西都搬到你这儿来。”

“那都挑什么了呀?”

“等会儿你就瞧见了。喏!这个给你。”萧凌将手上的纸袋递进车窗,“街口那家铺子的,京城最香最甜的麦芽糖。”

袁隽打开纸包一看,麦芽糖色泽晶莹透亮,被整整齐齐切成了小薄片,拈一片放入嘴中,确实香甜,忽又里里外外将纸包又细查一遍,确定没有丝毫异样,便嘟起嘴,状似不满地开口:

“萧诺一,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送我的生辰礼!”

“礼轻情意重嘛!”

“去年你好歹还送了套边地游记,今年就只一袋糖了?枉我还在你去年生辰时,特意寻了柄好刀为你作贺……”

“袁祎然,十五岁生辰是大日子,我哪能就送你这个呀?”萧凌罕见地没与袁隽抬杠,反用一种极为认真的神情语气,说道:“我,萧凌,送给袁祎然的,是承诺。不管你今后……有什么愿望,我都为你办到!”

萧凌异乎寻常的郑重让袁隽心慌,总觉得他话里有话、欲言又止,但她却仍习惯性地要作一番口舌之争:“我过生辰,你就随便送句话?萧诺一,你真够可以的!”

“傻丫头,本世子说出口的,能是句随便的话吗?”萧凌换回平常样子,纨绔气质横溢,摇着马鞭往回走,一边还嘟囔道:“不是还有麦芽糖吗?这么甜还堵不住你袁祎然的嘴!”

袁隽见萧凌上马,“踏云”扬蹄,右后马掌处有一片白。袁隽放下车帘,出神地想:现今在城里,除了四方馆,竟还有玉兰花吗?

小页紫檀
作者的话

不要你离开~回忆划不开~欠你的宠爱~我在等待重来~~ 感谢 点击 阅读 收藏 捧场 热情评论 打卡圈子 理性催更 不离不弃 的书友! 今日循环《花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