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光比你解情深 > 正文
第022章 她是伤员
作者:猫颜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2-01-20 09:58:01 全文阅读

为了公平合理,增加趣味和积极性,倪宝家和吴卫国准备分别从自己的连队里各选几人率先演示。

“许纾言。”

“到!”

吴卫国几乎是想到没想,就叫了许纾言的名字。

经过这几天新的训练,吴卫国发现这群淘气的男孩子中,许纾言是少见的沉着冷静,睿智内敛,认真严谨,做事近乎是苛求完美,让他做表率绝不会错。

以许纾言这样冷淡低调的性子,是不想在众人面前出风头的,奈何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吴教官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上。

顾璟西对许纾言的印象并不好,见他被选中不禁暗暗发笑。可是,下一刻,倪宝家喊出另一个人选的名字时,他却笑不出来了。

倪宝家叫了,林千亦。

林千亦不知道倪宝家赤出于捉弄她的心里,还是想要给她展示的机会,才满脸笑意的叫了她的名字。

她只知道,站在吴卫国身边的许纾言听到她的名字,真真切切的愣了一下。

林千亦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倒不是因为在众人面前演练尴尬,而是因为只要一想到接下来要和许纾言亲密的配合,就有一点尴尬。

林千亦半天没有动作,同学们的视线不禁纷纷落了在她身上,她现在只想在地上打个洞,赶紧钻进去藏起来。

“林千亦!”倪宝家又叫了一声,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在催促她动作快些。

林千亦磨磨蹭蹭的站起身,皱着眉说了一句:“倪教官你换个人吧,刚才你讲的太多了,我没记住。”

倪宝家难得见到林千亦会露出这副扭捏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不急不缓的回道:“那正好,你来当伤员,近距离学习一下。”

林千亦真是后悔自己没好好琢磨琢磨这句话就脱口而出了,不过,以倪宝家这只老狐狸的谋算,无论她找什么借口,他都能有法子应对吧?

算了,横竖都是一死,早死早超生!

虽然心里依旧是不情不愿,但林千亦却抱着视死如归的意念,起身朝着许纾言走了过去。

倪宝家突然拉住林千亦的小臂,猝不及防的将什么东西在她的脑门按了一下。林千亦只觉得额头上凉凉的,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她垂眼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倪宝家手里多了一个小红花的印章,这才突然明白,倪宝家刚才是用它在自己的脑门上印了一朵小红花。

同学们见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就连平日里总是一张冷脸的许纾言,都微微勾了勾嘴角

林千亦不自觉得伸出手想擦掉那个印记,却被倪宝家制止了。

他将林千亦拉到一旁,说:“你现在头部受伤,意识不清,就躺这里吧!”

“倪宝家,你不会记仇记到现在吧?”林千亦愤愤的望着他,用只能被他们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质问了一句。

倪宝家没回她的话,但是表情多少有些得意,“躺下吧!”

“是,倪——教——官!”林千亦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缓缓躺了下去,眼睛却依旧瞪着倪宝家。

倪宝家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淡淡说了一句:“闭眼啊,你现在意识不清。”

林千亦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这边倪宝家给林千亦布置好了任务,那边吴卫国也没闲着,他将急救包递给许纾言,命令道:“许纾言,以你为中心,三米为半径为安全地带,现在远处发现伤员,请立即对其进行救护!”

“是!”许纾言立定,干净利索的答了一个字,就朝着林千亦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许纾言靠近林千亦,半跪在地,像模像样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林千亦仰面躺在地上,紧紧的抿着唇,听见许纾言逐渐靠近的步伐,突然莫名的感觉有些紧张。

感受到鼻底忽然出现了一抹温热,她的身体僵了僵,不自觉地锁住了秀眉。

许纾言收回了手,似乎有些犹豫。

林千亦不禁在心里嘀咕:许纾言到底在干嘛?为什么不动也不说话?

就在林千亦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要睁开眼睛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一只手飞快的穿过了她的后背,一只手臂垫在了她腿弯下,然后,身体被一股来自外界的力道瞬间提起。

这是……

林千亦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被许纾言牢牢的抱在了怀里。

俊男、靓女、昏迷、公主抱……

这是偶像剧里才会发生的情节。

在许纾言宽敞的怀抱里,林千亦显得格外的娇小,观看演示的同学不禁开始起哄。

林千亦即便是没有睁开眼睛,根本看不见他们八卦的嘴脸,也感到十分窘迫。她那张美丽的小脸上难以抑制的浮上了一抹蔷薇色,更显娇艳动人。

可是,身体腾空的那一刻,林千亦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伸出双臂环上了许纾言的脖颈,以防自己从他怀中跌落下来。

瞬间二人四目相对,许纾言轻轻低头望去,怀中的林千亦俏脸微红,目光流转,微微蹙眉。

这副难得一见的羞涩温婉模样看的他心弦一震,如墨的眸底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道暗芒。

两人的心跳都不禁加快了。

面面相觑愣了一会儿,许纾言轻声开口:“你现在是昏迷状态,放心,我不会让你摔下来。”

一句话让林千亦更是羞涩,却也莫名的安心下来。

她重新闭上了眼睛,缓缓垂下了双手。许纾言又用了些力气,将她抱得更紧了,却不会勒疼她。

到达安全地带的那几步路,仿佛是林千亦此生经过最远的路。

她不敢睁开眼睛,不是因为害怕同学们的调侃和嗤笑,而是她不知道应该以何面目去面对许纾言。

许纾言半跪在地,轻手轻脚的将林千亦平放在地上。

“为什么你选择抱着她,而不是背着她?”倪宝家突然插嘴问了一句,到不像是调笑。

“她伤在头部,我一个人操作没把握,怕背对着她的时候对她造成二次伤害。况且,她比较轻,短距离抱着她能更快到达安全地点。”

许纾言的回答很官方,完全听不出有哪里不妥。

倪宝家看着他低垂的眼眸,微微勾了勾唇角,淡声道:“继续吧!”

许纾言伸手轻轻拍了拍的林千亦的肩膀,柔声叫着她的名字:“林千亦,能听到吗?醒醒!”

许纾言叫了几声,林千亦都没有给予回应。

此刻的她死死的闭着眼睛,看似平静,实际上浑身僵硬的像是一座雕像,根本就是给不出任何反应。

林千亦忽然觉得眼皮一紧,然后就看见了许纾言那张微红的脸。

许纾言竟然扒开了她的眼皮。

林千亦一惊,抬手打开了他的手,微微直起上身,厉声质问:“你干什么?”

“观察瞳孔反应,确定伤员是否脑出血,急性颅脑损伤。”许纾言收回手,语气很平淡,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林千亦瞬间哑口无言,许纾言又小声补了一句:“即便是你没有常识,刚才认真听讲也不会问出这么低级的问题。”

“你……”林千亦想要反驳却知道自己不站理,只好找台阶道:“是你下手没轻没重,弄疼我了,我才问的好吗?”

许纾言目光一滞,淡声说了句:“躺下吧。”

林千亦气呼呼的重新躺下,许纾言对着吴教官说:“瞳孔见光亮即收缩,血液中有足够氧气,且可以流入脑部,可以进行心肺复苏。”

吴卫国满意的点点头,“嗯,开始吧!”

“首先进行胸外按压治疗,双手重叠放在患者胸骨中下端三分之一交界处,双肘伸直,垂直向下用力按压……”

许纾言跪在林千亦身侧,边说边做示范。

林千亦突然侧头瞪着他,用眼神示意许纾言:你要是敢碰到我,你就死定了!

许纾言倒是不怕她的威胁,只是面色似乎又红润了几分。

他顿了顿,在距离林千亦胸口很远的位置做了一个标准动作,继续道:“以每分钟一百至一百二十次的频率用力、快速、不间断的进行按压,下压深度五至六厘米。按压与松开的时间比为一比一,每次按压之后应让胸廓完全恢复。”

说完,许纾言收回了手,望向吴卫国。

“对,继续。”

得到指令后,许纾言的指尖抚上了林千亦小巧的下巴,迫使她抬颌,让颈部的气道处于开放状态,保持通畅。

林千亦拼命的想要闭上嘴巴,却无能为力,只能愤愤的望着许纾言,给了他一个:适可而止的眼色。

“然后,打开呼吸道,清理口腔异物。”

话音一落,许纾言眸色一沉,身体突然下倾,覆盖在林千亦上方,一只手还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撑在她身体一侧,用那双浅棕色明亮的眼睛静静的望着她。

许纾言不动声色地望着林千亦的脸,她垂在小腹下意识用力绞在一起的十指使得身体微微发颤。

许纾言突然觉得,自己胸口里那颗一向沉寂的心,好像也随着她的手指被轻轻拧起了。

猫颜
作者的话

许纾言的那双手除了抱过小提琴之外,只抱过林千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