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这个王妃有点虎 > 正文
第54章.女将军
作者:玄琋  |  字数:2533  |  更新时间:2022-01-20 17:20:50 全文阅读

禹菲洗好头之后仍觉内心郁堵,亲自审问了倭寇首领。

奈何这哥们的嘴太太严吗,禹菲用尽手段也没得到半个有用的字,更是气的头痛欲裂。

一直守在禹菲身侧的禹贡跟凤容,倒是对这个倭寇能不能说出情报不感兴趣,心中盘算着如何让此人生不如死。

禹菲看着已经没有发须的倭寇首领,长叹一声:“哎~带回城里吧,慢慢玩,德福怎么样了,带我去看看他!”

禹菲终于想起自己这个贴身侍卫,开始问起他的状况。

凤容却将头转向另一边没有回答禹菲,就连禹贡也是一脸的逃避。

禹菲以为德福出了大事,焦急万分,看向子衿。

子衿低头,小声回应:“您突然坠崖,德福身受重伤想要寻您,王爷怕他伤势恶化,就·····”

“就什么?别磨磨叽叽的!”禹菲不敢相信德福会出事,更是急躁。

“就,下手重了些,他还在昏迷!”子衿看你眼凤容,没有底气的继续道。

禹菲明白过来,松了口气看向凤容:“你敲晕的?”

凤容轻咳一声:“咳··咳·情况紧急,下手重了些!”

禹菲无语,这让人养伤的方式也太过奇葩,但也不能说凤容的不是,毕竟身受重伤的人也没啥作用。

只好干笑两声,生硬的转移话题:“既然倭寇的问题解决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城了啊,估计繁星那丫头急坏了。”

“我看你是馋你的烟了吧!”凤容看得出禹菲的烦躁,知道这妮子是馋她的烟了。

“瞎说,我是担心留守人员的心理状态。”禹菲尴尬转头,死不承认。

禹贡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打情骂俏’无奈摇头,小声嘀咕:“有了男人,忘了弟弟!”

听力极佳的凤容听到后,看向禹贡,失笑摇头。

“报!!!”突然一声急报,将尴尬的气氛打破。

凤容瞬间恢复王爷的威严,看向来报的士兵。

士兵单膝跪地,双手呈上一个信件。

子衿接过递给凤容,凤容打开快速看了几眼,眼中寒意并发。

禹菲不解,看向凤容,等待他的解释。

而凤容看过之后没有说任何的语言,沉吟片刻,下达命令:“传令下去,整军,回城!”

“是!”子衿领命退下。

禹菲更是好奇,终忍不住,张了嘴:“怎么了?城里出事了?”

“云月舒在官驿!”凤容轻描淡写的一句。

“谁?”禹菲听着名字就知道是个女人,看凤容的反应只觉不对劲,暗自揣测是他的相好,心情更是不佳。

凤容没有解释,交代禹贡照顾好自己的阿姐,离去整军。

禹菲心猿意马的看着天空,满脑子都是云月舒是谁?!!!

直到子衿前来请禹菲,禹菲才收回看天的目光,示意禹贡抓住子衿,逼问起云月舒的事情。

子衿在禹贡的逼迫下,终于举手投降,蹲在地上,不情愿的说起来:“云月舒,名云蕴,字月舒,朱雀国第一将军云幕白的长孙,幕白将军死后,月舒将军继位,是本国唯一的女将军,也是王爷儿时的伴读,常年驻扎西面边城,甚少回国。”

子衿没有说出青梅竹马这四个字,也没有说箔崖很可能是被云月舒抓走的事。

还特意说了常年在外,不咋回家的状态。

可禹菲似乎抓住了奇怪的点。

“这么个青梅竹马的将军,跑这来干什么?常年在西面?那不就是我跟凤容相遇的地方?这么说来凤容是为了她,才去西面的?”禹菲明白伴读的意思,又想起第一次遇见凤容时的过往,语气有些发酸。

子衿也是无奈,这么说都能让这个准王妃醋意横生,问题是禹菲关注的点是不是有些清奇?

只好如实交代希望能消除禹菲心中的猜忌:“箔崖最近在注意她的行踪,想必是被发现了,透露王爷行踪,想必是无奈之举!”

经子衿这么一说,禹菲沉默片刻,确实好久没看见凤容那个大儿子了。

“还要派人盯着?感情真好!走!”禹菲不再询问,心中倒是开始好奇这个朱雀国的女将军了。

不过她更在意这女将军与凤容的关系,还有凤容的态度。

越是在意,禹菲想的越多,想的越多,她的心就越不舒服。

禹菲一路无语,似乎生着闷气,无论凤容说什么她都不做回应,直至到了官驿。

······

云蕴一身血色素面罗裙,站在官驿大门口,远远瞧见凤容的马匹,就挥舞起了长长的手臂。

一直等到凤容下马后,才将手臂放下,快步跑到凤容面前,挽起凤容的手臂,叫了一声“无为哥哥!”

禹菲被禹贡扶着下马,站在凤容身后不远处,打量着云蕴。

却被这声无为哥哥叫的有些迷惑,低声询问子衿,这无为又是谁。

子衿知道这禹菲失去记忆,忘记国家重要人物也是很正常的。

便耐心解释,告知了无为是凤容的字,之前听说书先生说的凤无为便是王爷。

禹菲点头,知道这古人就是麻烦,乳名和冠礼之后的字一个都不能少。

这王爷今年都二十一了,字应该是去年才有的,不过仅仅一年就能让自己的字,响彻全国,也是个厉害的主。

突然,禹菲想到自己这个身体已经二十六了。

于是,看向自己的弟弟,一脸期待的问着自己的字,禹贡含笑:“姐姐字溪璇,禹溪璇,在各国的商号都很有名,不比我那王爷师兄的名气差!”

禹菲看着云蕴不老实的手,更是郁闷。

就连听到自己的字,都不开心,只是点了点头,看向云蕴。

禹贡知道自己的阿姐这是生了醋意,也一同打量起这个女将军。

云蕴身材很高挑,手长脚长,面色略黑,应该是常年征战的原因,一双细长凤眼很有东方美人的韵调,眉粗且长,鼻子挺而立,嘴巴略微有些大,但配合起她的五官,却也有着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美。

云蕴知道禹菲在打量她,凤眼微扫,看向禹菲。

禹菲看见那眼中浓郁的厌恶与杀气,下意识的转开头,心中微微颤抖,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云蕴不屑一顾,仍旧挽着凤容的手臂,将其往自己休息的房间拉,还亲呢的说着她最近征战的趣事。

禹菲妒火中烧,期待着凤容将这个贱人的手拿开,可谁知,凤容就这样‘享受’的被挽着进入了官驿之中。

似乎还要去这个女人的房间。

禹菲气急,用眼神,剐了凤容千万刀,奈何无用,只好拉着禹贡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窗边疯狂运气。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将军,个子高点,长得有那么丁点好看嘛!跟我家花娘差远了!!!”

禹菲仍旧不爽,摔了茶几上的杯子。

禹贡看着自己的阿姐也是不开心:“就是,完全不及阿姐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

“不,百分之一!”

这句话让禹菲缓和了不少,如此一折腾,她更加烦躁。

越是烦躁,就开始馋烟,奈何德福还没醒来,也不知道这王爷会不会把德福给敲傻了,只好寻找起繁星的踪影。

还没等禹菲开口叫人,繁星就推门而入,梨花带雨的跪在禹菲脚边:“夫人,听说您坠崖了,可有伤到,快让繁星看看您!!”

本来还挺想这丫头的禹菲,突然就不想了。

赶紧扶起繁星,给她找事做:“我没事,好好的,赶紧的,给我布烟。再哭!我就把你退还给王爷!”

繁星一听要退货,当下抹去了泪水,蹦蹦哒哒的给禹菲布烟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