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皇姐
作者:桃阿八  |  字数:2250  |  更新时间:2018-07-02 10:40:28 全文阅读

鸦雀无声的殿堂上笙乐突起,宾客似乎开始讨论起本公主的落落大方。

父皇满意的点点头,连声笑道,“素儿免礼!赐座…”

告谢完,我任由着桃心的搀扶,无意间落座在了靠前的位置。

可是,俗话说得好,一山不二虎一渊不二蛟,是冤家总会有路窄的时候。

我没想到我坐在哪不好偏偏选了个冤家的旁边。

“哟,素儿可是好大的面子啊,他国使者的接风宴也敢这样姗姗来迟,父皇还不追究,还真是疼爱你呢!”

冤家一脸讥笑模样,我也不立马回声,端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口便转头朝身边的桃心说道,“本宫闻着这茶一股子尖酸怪味,快去重新给我沏一壶。”

桃心接过我递去的茶壶,福身退下了。

我这才转过头,故意捏出一抹无辜的笑意道,“不好意思啊,五皇姐…你刚才说啥?”

冤家…啊不,五皇姐对我的敌意可谓说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切皆是因为从前她的母妃一直没有我那已逝的母妃得宠,现在她又不如我得宠,仅此而已。

“哼!”五皇姐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对旁边贴身宫女道,“翠彩,重复一遍我刚才的话。”

这翠彩我也是略有耳闻的,这丫头仗着有五皇姐撑腰,身为一等的贴身宫女横行于宫女太监一列,气焰极为嚣张。

只见翠彩对五皇姐福身行了礼,面上便极为不屑的嗤笑了起来,“六公主,我们公主说了,你可是好大的面子,外邦使者的接风宴也敢来的这么晚,简直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她是这么说的吗?我略瞅了眼五皇姐,冷笑,“你是叫翠彩是吧?”

翠彩脸上得意道,“是又如何?”

“你可知道对本公主无礼,本宫是可以治你个大不敬的罪名的?”

听了我的话,翠彩与五皇姐都表现出一副听了笑话的样子。

“素儿,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治我的宫女恐怕你还没那么大权利!”

“是吗?”我笑笑,此时桃心已经拿着一壶新沏的茶往我杯子里添。

茶水添好,我缓缓举起杯中的新茶,又看看离我不远的翠彩道,“过分依靠主人而欺负别人的,这叫狗仗人势。”

翠彩脸上出现一抹不自然夹杂着愤怒,我娇笑两声话锋一转对着五皇姐道,“当然,养坏狗的自然也就不是个好主人了。”

“赢素雪,你别太过分!”

我低头一看,五皇姐的手指正在桌底下掐的指节泛白,不禁哑然一笑。

别以为就这么结束了,遇上我算她们倒霉,本公主可不是什么任人烹煮的小白菜!

手里的新茶去了半分的温度,我唇角一勾,茶杯举过肩头手指颓然松开,茶杯连同新茶就这么撒在了我的裙摆上。

“大胆!”我一改方才的态度,故作薄怒的看着翠彩,“你竟敢把本宫的衣裳弄脏?”

我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被父皇听见,翠彩则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五皇姐。

桃心也非常配合的怒斥了翠彩道,“竟敢对公主无礼,还不快跪下!”

父皇一听是自己的女儿这边传出来的动静,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素儿,流儿?”

我看了眼脸色铁青的五皇姐,起身回禀父皇,“父皇,是素儿自己不小心,素儿许久未见到五皇姐,一时热络想着为皇姐添些新茶,没看到皇姐的宫女在旁边,所以不小心撞翻了茶杯。”

“哦?是这样吗?”父皇看向五皇姐,“流儿?”

五皇姐铁青的脸上硬挤出一抹笑,起身道,“父皇,是儿臣管教不周,还让下人弄脏了皇妹的衣裙。”

说罢五皇姐又转头对着一脸无措的翠彩道,“还不给我跪下向六公主道歉!”

“是…”

翠彩说完一咕咚的跪倒在地上,“公主殿下,都是翠彩的错,求公主殿下饶恕!”

我无意的扯扯嘴角,笑,目光流转在五皇姐与翠彩的身上“没事,不就是一点小事吗?我可不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

父皇听闻我宽恕翠彩显得十分欣慰的样子,对着满堂宾客笑道,“今日乃朕为鲜虞使者设的接风宴,满堂除远道而来的鲜虞使者外,皆为我钟离有功之臣,鲜虞与我钟离友好邦交众卿可谓是功不可没,朕先干为敬!”

父皇说着话,满堂的宾客都举起了杯子。

我倒是没太在意他们,转头望向五皇姐,她和翠彩正一脸阴狠的盯着我看。

说真的,从小到大她从没有正常的看过我,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酒过三巡,也不知是哪个不知趣的牵了个头。

“皇上,臣等听闻素雪公主的琴艺超群,今日盛宴不知可否斗胆向素雪公主讨一曲助兴?”

“哈哈,”父皇似乎是喝多了些,很是高兴的当即应允了下来,“这有何难?素儿,为这远道而来的鲜虞友人奏一曲吧!”

说到人前演奏,倒不是我害怕,只是我不爱惹人耳目,毕竟树大还能招风呢!

可今日这情况,恐怕不演奏也是不可能的了。

待宫女太监摆好了琴架,我这才缓缓行至殿堂中央,又不紧不慢的行了个礼,“那素雪便献丑了!”

我端坐于琴架前,十指宛若拨动水面轻巧,一曲云水禅心浑然而成,期间似有朵朵梨花飘香,溢于满堂之上,耳畔回荡的仿佛早已不是琴音而是高山与流水间的潺潺绵柔之音。

半晌,我起身朝堂中再行了个礼,“小小技艺,各位见笑了。”

一时间,列位在座的纷纷点头,似对我赞许有加的模样。

正在得意的时候,又有个不知趣的家伙从背后开嗓了。

“皇上,早就听闻钟离的素雪公主德才兼备,这一曲果然是此曲只应天上有啊!”

回头,是一位满脸长胡子的大叔,看穿着应当是鲜虞的使者,我礼貌性的朝他笑笑。

父皇听完大叔的话龙心大悦,干脆也不谦虚两句了,直接就收下了这句夸赞,举杯与大叔一干为敬。

谁知大叔不知又从哪拿出只杯子,还往杯子里添了酒递到了我面前。

“这是…”

“素雪公主,我们鲜虞人有个礼节,遇上值得敬重的人一定会与他喝上一杯,在下武刚在钟离除了皇上第二个敬重的便是公主你,请公主赏脸与在下喝一杯。”

大叔说的铿锵有力、义正言辞,我就苦不堪言了,认识我的都知道我不胜酒力,别说眼前这拳头大小的酒杯了,便是平常的酒杯,轻抿一口都得发一夜的酒疯。

“这…”

我朝父皇发出求助的眼神,谁知父皇竟然喝多了撑着脑袋在打盹!!

“公主殿下莫非不肯赏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