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星离之死(大结局)
作者:倾如玥  |  字数:7446  |  更新时间:2021-11-10 13:28:56 全文阅读

“当然是尔多王!”

宇薇动情的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尔多王那样痴情的男子,可以数十年如一日的思念自己的恋人。”

“你胡说!”

女王不可置信的看了宇薇半晌,才突然大笑了起来,“尔多开珞到底许了你什么?竟能让你如此死心塌地维护他?”

“你觉得我需要尔多王的许诺吗?”

宇薇看着女王愤然的样子淡淡一笑,“我只是不愿一生痴情的尔多王被人误解,更不愿因为这个误解而放任陛下挑起这场即将到来的亡国之战!”

“亡国之战?”

“谁的亡国之战?”

女王怒不可遏的大喝道:“你以为你可以阻止本王吗?本王一定会在你成为地心女王之前灭了尔多族!”

“陛下以为,我会任由着你任性妄为?”

“你休想去阻止这场战争!”

女王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本王为这场战争足足等待了二十七年,本王就是要让本王恨的人陷入绝望!”

“陛下的一生都在复仇,这样做值得吗?”宇薇可怜的看着满脸狰狞的女王。

“当然值得!”

女王恶狠狠的道:“只要能将尔多开珞踩在脚下,就是去死也值得!”

宇薇看着女王扭曲的有些变形的脸不屑的说:“就因为陛下的爱而不得而将全地心的人推向一场灾难的深渊,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行为只能遭到全地心人的唾弃!”

“早在本王跪在尔多将军门前时我就遭到全地心人的唾弃了!”

女王看着宇薇平淡如水的样子狂笑起来,“全地心的人都在嘲笑本王,而本王却只能活在等待复仇的黑暗里!”

“成为地心笑话的不光是陛下!”

宇薇看着有些癫狂的女王眼里流露出一丝讥讽。

“可是尔多王却选择了隐忍!”

“那种爱而不得的锥心的仇恨你叫本王如何隐忍?”女王声嘶力竭的喊道。

“本王为此恨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只要能报此仇,本王甘愿让全地心的人给我陪葬!”

“陛下的仇恨难道就没有你父王的功劳?”

宇薇看着已失去理智的女王摇了摇头,“如果陛下的父亲愿意放弃自己称霸地心的野心,那陛下还会仇恨一生吗?”

“尔多王是陛下一直心心念念之人,陛下又怎么能忍心让他灭族?”

“本王一直心心念念之人就是本王此生最恨之人!”

女王咬牙切齿看着宇薇,“如果他爱本王,就应该劝他的父亲放弃争霸,可结果呢?”

“他不仅没有救回本王刚刚出生的女儿,还让本王一个人在无亲无故的地方痛苦无依的苦苦挣扎!”

“仇恨已经蒙住了陛下的眼睛!”

宇薇心疼的看着女王,“陛下是尔多王的挚爱,他又怎么可能抛弃陛下?”

“他只是让他的父亲打昏后关进了地牢。”

“你说什么?”

女王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她靠在栀子树上不禁的颤抖了起来。

“他是被尔多将军关在了地牢里,无论他如何反抗和哀求,尔多将军都无动于衷!”

“为了能在陛下的大婚之日看上你最后一眼,他不仅答应了他一直以来抗争的强塞给他的姻缘,他还忍痛将他的母亲和女儿留给他的父亲作人质!”

“以他的母亲和女儿做人质?”

女王强挺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伸手掏出了那只摩挲的晶亮的铁玫瑰。

“难道本王的女儿还活着?

“当然活着,不仅活着,还是你复仇计划里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难道是尔多丽郡主?”

女王满脸疑惑的看着宇薇,“她不是尔多尼世子的妹妹吗?”

“那只是个善意的谎言!”

宇薇看着满眼期待的女王叹了口气,“是尔多王为了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才将她的实际年龄隐瞒了下来。”

“尔多王的母妃和王妃共同抚养了她,已经忧郁而终的王妃更是将她视为掌上明珠。”

“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女王呆立在栀子树下一脸骇然,“她就要和泓儿订婚了,她就要和泓儿订婚了呀!”

“怎么不可能?”

宇薇鄙夷的笑了笑,“尔多丽郡主虽然美丽天成,但是她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性格却与陛下如出一辙。”

“哈,哈,哈……“

女王凄厉地大笑起来,她举着手,望着有些阴郁地苍穹满脸绝望。

“本王的女儿还活着,竟然要和本王的儿子订婚了!”

“所以我不仅要去阻止这场战争,更要去阻止这场将被世人所不能容的订婚大典。”

“来不及了!”

“已经来不及了!”

女王浑身瘫软在地上,“弘儿和尔多丽郡主今天就订婚,费朗族的大军也已经在今天凌晨向尔多族的内河流域发起了总攻。”

“那陛下还赶快下令停止这场战争!”

宇薇快步走到女王身前一把抓住了她。

“无法阻止了!”

女王的脸上尽是绝望,“为了能让他们背水一战,本王已经下命收缴了他们所有的通讯工具!”

“那也要去阻止!”宇薇大喊着跑了出去。

费朗琛看着宇薇闪没在门口的身影上前扶起了母亲,并搀着她向殿外走去。

跑到门口的宇薇跃上驣兽王的背脊,执起手中的法杖向南一指,驣兽大军就在碧绿色光芒的挟裹下向着尔多族的方向飞奔而去……

等费朗琛搀扶着母亲出来,冰原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几株柏树在冰原上静静的挺立着……

……

当宇薇带领着驣兽大军赶到内河流域时,这里早已变成了一片厮杀震天的战场。

宇薇看着已渐渐染红的河水心里一阵撕痛,就是这曾经清澈无比的河水将自己送回到了久违的地心。

她举起右手的法杖,一道碧绿的光芒冲天而起,已经如海潮般涌来的驣兽随即发出了雷鸣般的巨吼声……

驣兽族的吼声刚起,就有无数的吼声在山谷和河流中应和,就如滚滚雷鸣在战场上空弥漫……

已经杀的难解难分的将士在这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中停了下来,他们愣愣的站在原地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宇薇高举法杖,骑着已扬起高傲头颅的驣兽王,带领着驣兽大军向战场走去。

将士们恐惧的感受着大地的震颤,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他们不断的向后避让,直至露出了一条宽阔的通道。

当驣兽王走到了战场的中心时,宇薇才发现了已染得一身鲜血的大世子和小西。

大世子变得更加的清瘦了,而小西也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少年。

“怎么是她?”

一个手执利剑的美丽女子恶毒的盯着宇薇,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一袭黑衣的星离。

就在他们或惊喜、或不解、或开心、或愤恨的目光中宇薇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同时到达的还有蛟兽王和倪兽王的大军。

还没等宇薇从驣兽王身上跳下来,蛟兽王和倪兽王便温顺的匍匐在宇薇的面前。

它们兴奋地看着宇薇,一起扬起头颅发出了响彻云霄的吼声,随即所有的兽族都匍匐在地上,并用漫天遍野的吼声回应着......

“地心女王回来了!“

“地心女王回来了!“

“地心女王回来了!”

......

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声,刚刚还在拼死搏斗的将士们如海浪般层层叠叠的跪在了地上。

宇薇望着这曾经属于她的子民心里一阵激荡,她终于阻止了这场令地心陷入黑暗的杀戮。

一架白色的飞行器疾驰而来,费朗琛扶着费朗女王从飞行器上走了下来,尔多王看见便脚步踉跄地迎了过去。

宇薇看着满脸泪痕的费朗女王轻轻地勾起了唇角,然后就冲着激动的人群大喊道:“与我为伴同心,与我为伍共荣!”

“我将秉承青莲女主赋予我的使命,用我的一生去守护你们!”

宇薇说完便将法杖指向苍穹,只见在法杖上腾起一束碧绿的光芒,在苍穹的掩映下幻化成无尽的碧绿,如漫天的星光飞舞起来……

人们抬着头,满脸虔诚的看着这漫天飞舞的碧绿色星光,随着荡起的微风抛洒向地心的每一个地方......

“女王陛下!”

尔多王带着费朗女王跪在了宇薇的面前。

宇薇从驣兽王身上纵身而下,将尔多王和费朗女王扶了起来。

“地心本就是一家,你们的父辈因一己私将地心割据,这不仅是族民的苦难,更是整个地心的苦难!”

宇薇指着受伤的将士对费朗女王斥责道:“你为了一己之私,一意孤行的挑起南北两族的战争,你的杀戮已成,不再适合担任一族之长!”

“本王罚你在尔多族的玫瑰花圃里劳作思过,终生不得离开!”

“多谢女王陛下!”

费朗女王低着头羞愧的请求道:“罪民费朗斯敏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陛下允许罪民和小女相认!”

“可以!”

宇薇指着一直站立在星离身边的尔多丽,“这就是你日思夜念的女儿,相认完了就去领罚!”

“多谢女王陛下成全!”

费朗斯敏叩了个头,在尔多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甩开尔多王的手,浑身颤抖着向尔多丽走去。

“你不要过来!”

尔多丽大声的呵斥着,“本郡主的母妃早已离世,你怎么可能是本郡主的母亲?”

“还有你!”

尔多丽指着宇薇恶狠狠的道:“你明明是一个被泥石流冲下来的半死不活的贱人,怎么可能是尊贵无比的地心女王?”

“休得无礼!”

尔多王走过去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是谁给你的胆量,竟敢在地心女王面前如此放肆!”

“她哪里就是地心女王了?”

尔多丽梗着脖子哭泣道:“父王不仅认了个贱人做地心女王,还找了个恶毒的女人来做我的母亲?”

“闭嘴!”

尔多王的手再次扬了起来,费朗斯敏见到赶紧抱住了他的手臂。

“求求你,别再打了!”

“让开!”

尔多王将手臂从费朗斯敏的手里抽了出来,“你难道还要纵容于她?”

“可是她毕竟是我们的女儿呀!”

已经哭成泪人的费朗斯敏从衣服里掏出那个铁玫瑰,缓缓地走到了尔多丽的面前。

“你看看这朵铁玫瑰,是不是和你右臂上的玫瑰印痕一模一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

尔多丽紧紧的拽住自己的衣领。

“因为那个玫瑰印痕就是在你出生时我亲手烙上去的!”

费朗思敏泪汪汪的看着一脸鄙弃的尔多丽,心里满是痛楚。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一心想得到地心王位的尔多将军一定不会成全她和尔多开珞。

“不可能!”

尔多丽使劲的将铁玫瑰扔在了地上,“本郡主的母妃已经离世了,本郡主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

“丽儿!”

站在一旁的尔多王忍不住插嘴道:“她的确是你的亲生母亲!”

“玫瑰就是我和你母亲的定情之物,所以我们在你出生之后便烙下这个玫瑰印痕,以代表我们的爱情!”

“爱情?”

“能不能不说的这么可笑?”

尔多丽指着尔多王和费朗斯敏刻薄道:“你要是真爱这个女人,又为什么会娶我的母妃?”

“本郡主的母妃是何等的端庄高贵,比她这个恶女人要好上千倍万倍!”

“本王看你比这个女人还要恶毒几分!”

一直看着她们的宇薇一脸不屑。

“你胡说!”

“本郡主怎么就恶毒了?”

尔多丽怒气冲冲的大吼道:“本郡主只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心爱之人,如果不是你横亘在我和星离哥哥之间,我们早就结成了夫妻了。”

“你们没有结为夫妻还真的要好好的感谢本王!”

宇薇嘲弄的看着她,“是本王阻止了一场天地所不能容的姐弟之恋!”

“什么姐弟之恋?”

尔多丽惊恐的看着宇薇,“谁和谁的姐弟之恋?”

“如果你是她的女儿,那我们就是姐弟之恋!”

站在她身边的星离冷冰冰的说:“因为这个为你所不齿的恶毒女人正是本将军的亲生母亲,而本将军就是费朗族的大世子。”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你明明是地地道道的尔多族人!”

尔多丽瞪着一双就要爆裂的眼睛咆哮道:“你就是一个尔多族的下等人,为了进入王族才在本郡主的身后百般讨好!”

“你这次夺取尔多族的王位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你怎么可能是费朗族的大世子?”

“他的确是费朗族的大世子!”

一直站在飞行器下面的费朗琛走了过来,“他的本名叫费朗泓,和我本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

“本世子倒是不甚稀罕你这位心思歹毒的姐姐,本世子只是请你理智些,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你郡主的身份。”

“星离?”

“你也是星离?”

“怎么会有两个星离?”

尔多丽一脸茫然地看着星离和费朗琛,“这一定是出自那个魔女之手,她不仅抢走了本郡主的星离哥哥,还千万百计的想要离间我们?”

“这跟宇薇无关!”

星离上前一步冷冷的看着她,“本殿下自始至终就没有爱过你,本殿下只是想利用你来实现母亲统一地心的伟业。”

“你怎么可能没有爱过我?”

尔多丽拉着星离的衣角,“星离哥哥,你不要相信了他们的鬼话,他们都被这个魔女给蛊惑了!”

“你难道忘了吗?你还送了我一颗定情的深海珍珠!”

“本殿下这样身份的人有谁可以蛊惑?”

星离厌恶的甩开了尔多丽的手,“送你深海珍珠的人不是我,本殿下就是为了要利用你!”

“本殿下一次又一次的姑息纵容于你,而你却将本殿下对的你的姑息纵容错当成了宠溺和包容!”

“当你一次又一次的使本殿下今生最爱的女人陷入险境时,本殿下只想让你永远消失!”

“这不可能?”

“这一切绝不可能?”

“这一切都是你们杜撰的,该从你面前消失的人不是我!”

尔多丽的眼睛迸射出愤怒的光芒,她扬起手中的长剑向宇薇狠狠的刺了过去。

“宇薇!”

“老大!”

“小薇!”

“薇儿!”

“漂亮姐姐!”

“女王陛下!“

……

当众人惊呼声起的时候,一条坚韧的尾巴从宇薇的面前扫过。

随着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尔多丽已被驣兽王掀到了空中。

“你真的很蠢!”

“世事轮回,我不再是那个被你欺凌托他人护佑的女子了!”

宇薇轻蔑地看着一身狼狈的尔多丽。

“像你这种心狠手辣之人我自然要进行防备,我又怎么可能让同样的事情再上演第二回!”

“我这次就看在尔多王的面子上给你留一个教训!”

“从今天起我就削去你郡主的身份,你还是到民间体验体验下等人的生活吧!”

“不!”

已经趴在地上的尔多丽迅速的爬了起来,并快速的冲向已走向尔多尼的宇薇。

“宇薇!”

电光火石之间,星离从身后抱住了宇薇。

宇薇转过身,紧紧的拉住了向下委顿的星离。

只见星离的胸口上露着一把刀尖,尔多丽已经用短剑刺透了星离的胸口。

她抱住浑身瘫软地星离,只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

她颤抖的捂住星离的胸口就好像看到了在前世喝下毒酒的他。

是,星离就是那个为了自己殉情的前世的恋人,而这一次,他再一次的保护了她。

“康神医!”

就似一把尖刀剜着宇薇的心,她赶紧大喊着康神医。

她要让康神医留住自己前世的恋人,她再也无法承受再一次失去他的痛苦了!

当康神医满脸焦急的赶过来时,星离只朝着他摇了摇头。

他抬起仅有的左手,轻轻地擦着宇薇脸上的泪水。

“宇薇!”

星离的声音里满是柔情,“不要哭了,你哭的样子让我的心好痛!”

“前世的我害的你失去了性命,今世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好不好?”

“不好!”

宇薇泣不成声地摸着星离的脸。

“谢谢你曾经给我的幸福,也谢谢尔多丽那个疯女人,她终于让我摆脱了今生爱而不得的痛苦!”

星离抚摸着宇薇的脸颊,“我实在不敢想象没有你的人生,我想请你答应我,等我们来世再见时,我们一定要相爱而不再相离!”

“不,我不答应!”

宇薇心碎的哭道:“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总是那么的自负和不可一世!”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

“我宁愿孤独一生、永不相嫁,也不愿意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生离死别了!”

“不要傻了!”

星离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难道你想让我再一次眼睁睁的看到你倒在我的面前吗?”

“我不能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再说,地心需要你,没有你的地心只能变得一片疮痍!”

“而我已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与其去当一具行尸走肉,还不如早些在奈何桥上等着你!”

“谁要让你在奈何桥上等着我?”

宇薇不断的抽噎着“前世的你为我喝了毒酒殉情,今生你又为我舍去性命,殊不知,我这样的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说罢,她便将法杖举了起来。

一个碧绿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直冲向被苍穹掩映下的青华山。

一朵巨大的莲花从青华山上腾起,转眼便来到了宇薇的近前。

“求求你!救救他!”

“他不能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宇薇泪眼朦胧的看着飘然而至的青莲女主。

“前世缘为劫,曲散人终灭。”

“今世弃前缘,来世必相见。”

一身湖蓝色衣裙的青莲女主看着满脸悲怆的宇薇缓缓地说:“何为生?何为死?”

“生生死死、循环往复,每个人都有他来到世间的使命,使命完成,生命自然终结!”

“什么使命?”

“什么终结?”

宇薇拼命地摇着头,“我听不懂,也不想听懂,我只想求你帮我留住他的性命!”

“林莫在地心的生是为你!”

“林莫在地心的死亦是为你!”

“星离前世的生是为了了缘!”

“星离今生的死还是为了了缘。”

青莲女主平静如水的看着她,“他们的使命都是为你而活,你活下来了,他们的人生才得以圆满。”

“不要!”

“我不要……”

宇薇嘶哑地呼喊着,她不想听什么使命,她只想让星离活下来。

青莲女主看着宇薇满脸执着的表情淡淡的说:“你本就是我的一缕神识,下界投胎也是为了救地心人民于危难,等地心开启了千年盛世你自然就明白了。”

“我知道我是你的一缕神识!”

宇薇搂着奄奄一息的星离,“请你现在就收回你的神识,只要你答应救救他!”

“没有他的死就没有你的生!”

青莲女主看着一脸绝望的宇薇依然平静,“你前世得不到的情今生依然无法续情,不管你是人、还是神,命就是命,没有人可以逆天改命?”

“但是为了表彰你给地心子民避免的一场浩劫,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待他死后我会将他的魂魄封印在我的身边。”

“等到你千年功成之后,我自会叫你与他相见。”

青莲女主说罢便随着碧绿色的光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千年以后……”

“千年以后......”

宇薇不断的重复着,用无比凄楚的眼神看着星离。

“宇薇,不要悲伤!”

星离气若游丝的说:“今生能死在你的怀里我真的很幸福!”

“你好好的治理地心,我会在那里千年、万年的等着你!”

“答应我,一定要和我不见不散!”

“好,我答应你,你在那里等着我,千年、万年的等着我!”

宇薇强忍着内心的悲痛,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前世我们不能在一起,今世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愿意来世,累世、永生永世都只与你在一起!”

星离用尽全力地抓住了宇薇的手,在他那蓝色的眼底再次绽放出充满希望的光芒......

宇薇看着星离渐渐合上的眼睛,眼前又浮现出了星离在河堤上抢救她时的情景。

她看着星离抢救她时的样子不禁露出了一丝笑颜,原来他早已认出了她……

没有人走动,更没有人说话,河堤岸边虽然站满了将士和魔兽,但却听不到丝毫的声音。

宇薇掏出星离挂在脖子上的银哨轻轻一吹,一个尖锐的声音立时从她身边响了起来。

只一刹,整个山谷和河流就弥漫在一种期期艾艾、连绵不绝的悲鸣中......

宇薇紧紧的抱住星离,任由着泪水滴落在他含笑的脸上。

她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额头、鼻梁、最后停在了曾带给她无数心动、无数爱恋的冰冷的唇上。

那个如千年玄冰一样的高贵而又高傲的男子,终于如孩童般依偎在她的怀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宇薇才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环顾着人山兽海的堤岸。

只见舒逸姐妹,林门主,尔多王、费朗斯敏、大世子、小西、费朗琛,康神医,欧阳忻……都站在不远处一脸凄楚的看着她。

还有那个拿着短剑的尔多丽也满脸痴傻的呆坐在地上。

宇薇看着他们歉然一笑,随即朝着费朗琛招了招手。

宇薇颤抖着将星离滑落在额前的银白色头发拢到耳后,然后冲着已走过来的费朗琛说:“你和我一起带他回家吧!”

“他离家太久了,也该回去歇歇了!”

费朗琛没有答话,只是俯身抱起星离向停靠的飞行器走去。

这架飞行器就是劫持宇薇所用的那架,没成想,今日却成了载着大哥遗体回去的飞船了。

“小薇!”

一直站在旁边满脸纠结的大世子带着小西走了过来,“我们可以送泓世子殿下最后一程吗?”

“不必了!”

宇薇看着他们兄弟俩的关切模样摇了摇头,然后快步向飞行器走了过去。

“那你还会回来吗?”

大世子看着宇薇盈盈一握的背影不由得一阵心痛。

“会!”

宇薇轻轻的扬了扬手,“我已经辜负了星离,不能再辜负地心!”

随着飞行器的缓缓腾空,将士们再一次跪在了地上。

他们忘不了星离将军的骁勇善战,他们要以自己的方式来送别他……

微黑的苍穹里没有一丝光芒,就似一张黑色的墓布。

已经腾空而起的飞行器略一盘旋,就朝着北国的冰峰飞速驶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