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帝后大婚
作者:小呆布袋  |  字数:2013  |  更新时间:2021-01-01 02:54:32 全文阅读

永和十七年,三皇子穆承灏奉皇命剿杀太子及其余党。

永和十八年,立三皇子穆承灏为太子,正位东宫。

永和二一年,永和皇帝毙,太子穆承灏继位,即永昌皇帝。

永昌一年,永昌皇帝重查太子一案,洗刷傅将军府罪名,追封傅老将军为护国大将军,追封傅老夫人为一等诰命夫人。

永昌三年,昭告天迎下娶傅将军外孙女,前宰相府大小姐傅銮儿为后,大赦天下,减免税收三年,普天同庆。

日光照耀在庭前的汉白玉阶上,反射着温润的光芒;红色的地毯陈铺开来,上面精美的暗绣仿佛盛开着一朵朵娇美夺目的红色牡丹。今日是皇帝大婚的日子宫里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的。

在众人看来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皇帝和皇后也算是苦尽甘来,年少时他们彼此相爱,却因为误会错过了六年,现在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这段时间来最忙的应该也就是说书先生了,人们总是喜欢坐在一起,听着台上的说书先生说着这对帝后之间的爱恨离别,为他们的爱情故事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悲伤流泪。

可能今天只有傅銮儿一个人没有感觉到半分喜悦吧,这一天她以前幻想过无数次,可是等来的只有一次一次的伤害和失望。

老天爷也许就是这么的喜欢作弄人,在她已经对穆承灏死心,决定安稳度日时穆承灏又出现了,把她宁静的生活搅乱。

穆承灏给了傅銮儿原本想要的一切,可是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傅銮儿了,曾经的傅銮儿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穆承灏,可是后来她的梦碎了,傅家从满门的忠臣烈士变成了通敌叛国的叛徒,她也从被傅老将军捧在手心上疼爱的外孙女,宰相府的大小姐变成了一个阶下囚、通敌叛国的罪人,就这样的她又有什么资格嫁给如日中天的三皇子呢?

在他当着她的面撕毁婚书,推开了她求救的手,亲自将她送下了狱时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可笑的是,在经历完这一切后他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又一次撕碎了她平静的生活,告诉她说他爱她,然后自以为是的给了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傅銮儿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身穿穿着百鸟朝凤金丝云纹婚服,一头乌发尽数绾起,头戴金丝凤冠,面若桃花,她的五官本就生得精致,今日又略施了些脂粉更是美极了。

“娘娘,时辰到了,我们该上花轿了。”宫女在门外小心的提醒着傅銮儿时辰,要是一不小心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陛下舍不得罚娘娘,可他们这些在下头伺候的人可就得领罚了。

傅銮儿也并没有打算为难他们,听到宫女的话便推开门走了出来,秦家从当年那件事后便被抄得差不多了,她和穆承灏说想从秦家出嫁,他便直接把她带到了秦宅,这里和她想象的有很大的不同,这里的一切没有想象中的破败,还和秦家没出事之前一模一样。

穆承灏看出了傅銮儿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当年秦家出事的风头过去了后,我便找人把秦家重新重新翻修了一遍,我亲自监工的,让他们修得和以前一模一样,那时候我就想你有一天你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你肯定会想要住这里,要是你看到这里和以前一样,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穆承灏像献宝一般把傅宅的钥匙交给了傅銮儿:“现在你回来了,这也该还给你了,以后我就不帮你看家了。”

穆承灏总是这样,他习惯做好所有的决定,想让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可是他忘了他是人不是神,就算是神也没有办法把一切都掌握。

“娘娘,娘娘,”宫女看傅銮儿想什么出了神便小声的喊她,见她回了神才问到:“娘娘,可是有什么问题?”

傅銮儿摇了摇头:“无事,就是有些感悟罢了,以前在这院子里玩闹时还是个孩童,没想到现在就要出嫁了,还真有些舍不得这里,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这看看了。”

宫女笑言:“娘娘就不必不舍了,陛下爱惜娘娘,知道娘娘不喜被红墙绿瓦给困住,特意恩准娘娘可以随意出宫,要是娘娘不舍这里婚后还常可以回来看看,秦将军府与皇宫也离得近。

是呀,秦家以前有多得宠,连赏赐的宅子都是在皇宫边上,紧挨着皇宫,可最终不也落得个那么下场吗?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她也是那时才深有体会,曾经慈眉善目的皇帝叔叔变成了可怕的侩子手,把所有人都杀了,一个不留,就连在襁褓里的婴儿也没有放过,就是为了心中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恐惧和害怕。

她不喜欢皇宫,那里面关着的都是一群疯了的女人,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坐着人又是杀了多少人才等上那个位子的呢?那个富贵华丽的宫殿里又埋藏了多少冤魂,又有多少人在夜里无声的哭泣,她不喜欢那里,甚至害怕,可是她还是选择去了,因为那里有一个无论她多么努力好像都没有办法去忘记的人。

傅銮儿没有回应宫女的话,直接上了早已在外头候着的花轿,从傅府到皇宫的街道里都围满了百姓,帝后大婚是举国同庆的喜事,他们也都争先恐后的想要沾点喜气。

花轿在人群里缓慢的行走着,傅銮儿坐在花轿上看着熟悉的街道,慢慢地慢慢地越走越远,慢慢地从人声鼎沸街道到现在的悄无声息,傅銮儿知道她离皇宫越来越近了。

花轿停下,傅銮儿本来应该是在嬷嬷的搀扶下走下了花轿,可是轿门一掀开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穆承灏的手,傅銮儿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扶着穆承灏的手下了花轿。

阳光洒在穆承灏的身上,阳光下的他穿着和她成套的喜服,笑着掀开她的轿门,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这是以前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画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