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女爵爷驯夫记 > 上卷 大商王宫风云
第一章 肖翠兰魂穿附体名叫辛
作者:星瑞  |  字数:4832  |  更新时间:2021-08-09 10:04:29 全文阅读

"科学发达了,我一直相信科学,但我的确去了那个你们未知的世界,呆了整整的21年了,21年了…

事情发生在1976盛夏。

北京某特种部队××办公室。

一名军官正在点名:"肖翠兰"

"到 "

“ 王荣平"

"到"

"接到上级领导命令,派你二人带一支小分队到河南安阳去执行任务,此次任务为"护宝行动"。

“是”

王荣平和肖翠兰齐齐答道。

军官继续读着老黑板上的的字:

“……河南省安阳市殷墟都小屯村 ,发现商朝大墓,由考古专家郑振香女士和考古学家陈志达先生主持挖掘。

从三月开挖以来,并无收获,原派去护宝的部队于一月前已撒回,但两位专家仍执着组织挖掘。

于昨日半夜加急电报称已发现大量商朝皇室陪葬品 ,价值不可估量,近期河南一带盗墓贼猖獗,为测安全,上级领导经研究决定,让我XⅩ特种部派一支小分队配合当地公安联合守护。“

军官读完黑板上的字,望着肖翠兰和王荣平语重心长的道:”你两人的事我已知道,我已替肖副队长打了调令,等这次护宝任务完成,肖副队长就调去别的单位,过两个月,你俩就可以打报告,申请领结婚证了!”

王荣平和肖翠兰听了这个好消息,喜上眉梢,互相对望一眼,相视一笑,马上一本正经的大声回答道:

”多谢领导,保证完成任务!“

河南安阳商朝古墓挖掘现场,方圆二里已布了防线,看挖墓的百姓明明在防线外啥都看不见,却也图热闹,常有人前来站上 一会,你来我往如集市一般热闹,肖翠兰,王荣平等人已来了五天,十几人的小分队盯这么宽的地方,几人换上和当地公安一样的衣服,四处巡逻,观察。

此时天已断黑,今日的挖掘工作早就结束了,肖翠兰如往常一样,与王荣平交接班之前,要到收集墓地古物的帐篷来查看一下才放心。

感觉今晚的气氛有些诡异,风吹落叶沙沙作响,四处的蛐蛐声 ,叫得人心慌 ,已是盛夏七月了,居然觉得这风有些不同寻常的刺骨 。

肖翠兰刚到帐篷前,看守帐篷的卫兵立即向她敬了军礼,她回礼问:"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一卫兵答:"报告肖队长,没有发现可疑的情况"

"嗯,小心点"肖翠叮嘱道,正要离开,忽觉耳后方一个什么东西飞过去了,直觉敏锐的她立即问道:"什么人在那里?"

听到声音,周围的同志立即声援:"大家仔细察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仅十几秒就有几处人回到:"这边没人…"

肖翠兰正怀疑自己:"难道是我听错了?"

进帐篷查看的人出来 ,惊慌的道:"不好了队长,今日郑教授刚送进来的‘司母辛小鼎’不见了"

"什么?那鼎长什么样子?多大?"肖翠兰急得不行。

那卫兵组织了好几秒的语言才道:"有小条凳那么高,像个马槽,不过,左右两边各有一只耳,四条腿有兽纹…啊,与里面的大鼎一模一样,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卫兵还没说完,肖翠兰已朝帐篷里走去,看了司母辛大鼎一眼后,就朝着刚才黑影跃过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出防线二里地,终于听到了打斗声,刚才黑影跃过墓地开釆防护线时,被肖翠兰带来的暗哨时卫国抓个正着,只是这时卫国武力值差些,手铐没来得及拿出来就被这盗宝贼人反制了,盗宝贼用枪一路逼着他过来,走了半里地时,时卫国才得脱手,一路扭打到此地……

肖翠兰一到,二话不说就参战,肖翠兰招招攻盗宝贼下盘,时卫国借机攻向盗宝贼侧身,盗宝贼只好弃鼎抽身。

此鼎乃青铜所铸,有些份量,盗宝贼能抱着它战斗这么久实属不易。丢掉司母辛小鼎轻松上阵的傅说,剑法如灵蛇游走,时卫国与肖翠兰联手也占不到一点上风,三人围着古鼎 转战。

肖翠兰怕盗宝贼的剑损伤了古鼎,总想把他诱过去一点再打,可盗宝贼就向看穿她一样,从攻人改成攻鼎,气得肖翠兰大骂:"卑鄙无耻! "

盗宝贼轻笑:"二人打我一人,谁更无耻?"

时卫国气笑:"和一个贼讲什么道理?"

肖翠兰自嘲一下道:"也是!"

盗宝贼听着生气,攻式更猛了些,肖翠兰为护古鼎,手背被盗宝贼的剑尖扫过,肖翠兰受剑伤的手,血滴得到处都是,这古鼎上也掉了不少,只是几人专心应战,无人注意到此时古鼎里发出一丝幽蓝色的光芒。

盗宝贼不服气的说:什么贼,老子八岁就混盗墓界了,先付钱再说话,所以叫傅说,圈里也微有薄名了,就你们俩这点本事,还有一个是姑娘,能抓住我傅盗侠,真是…笑话!”

时卫国哼了一声道:"废话还挺多,队长,拨枪!"

废话没有,时卫国与肖翠兰默契的往外翻滚了一圈,趁机拔出了腰间的配枪瞄准傅说。

傅说都气笑了:"看这一丝星月之光,你俩的眼晴自带红外线?能打得准老子?"

"手底下见真章!”

肖翠兰与时卫国对看了一眼,同时开枪。

傅说一个驴打滚 ,躲过了攻击,操起地上的古鼎作盾使用。

肖翠兰与时卫国有所顾忌,再不敢开枪,但刚才的枪声已引起前来支援的王荣平等人的注意,此时已从这个方向搜寻过来 。

傅说知道大事不好,丢出了大盗专用的牵引索,利爪抓住了远处田干上的一颗大树,肖翠兰两人还没闹明白呢,他就连人带鼎的消失了,只留下一段越来越小的声音:"还真开枪啊,算你个老娘们 够狠! "

傅说自以为得逞,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远处赶来的王荣平抱的可是狙击枪 ,那瞄准器可不分白天黑夜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 ,傅说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掉了下来。

"呀,那什么鼎 掉下来了!"

这可是国家文物,不能有半点闪失,肖翠兰来不及思考,便飞奔过去接鼎,可惜她实在是小瞧这古鼎的份量,刚刚看傅说抱着这鼎还能跟两人憨战,以为该是轻巧的,现在感觉少说也有百斤以上…

肖翠兰预估失败!

古鼎的加速度产生的重力已把肖翠兰砸倒在地。

“翠兰,小心!"王荣平边跑边喊,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古鼎已经重重砸在了肖翠兰的胸腔上……

生死只在一瞬间,肖翠兰一口血喷了出来,溅了古鼎一身。

肖翠兰听到了盗宝贼傅说坠落的声音,王荣平的呼喊声,还有战友们奔跑的喘息声……。

古鼎发出了深蓝色的幽光,照着前方一大片成熟的稻穗,幽兰色的光照在金黄色的稻穗上。

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肖翠兰就已经感觉死亡像自己逼近,勉强转头看一眼旁边满身是血的盗墓贼傅说,傅说两眼已闭,看那一动不动的样子,看来已经死透了。

肖翠兰费劲的抬头看了自己胸前的古鼎上有几个弯弯曲曲的甲骨文,她不明白那是什么,但还是记住了。

终于,肖翠兰撑不住沉重的眼皮子,最终在王荣平到面前时,看了一眼心爱的人,不舍的闭上了……。

∽∽∽∽∽∽②∽∽∽∽∽∽

"快,搬开这鼎,轻着点!"王荣平招呼人来搬肖翠兰身上的古鼎。

古鼎发出幽蓝色的光渐渐漂浮在了上空,吓得来抬鼎的士兵退开了好几米远。

后面赶来的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只见一股又一股的七彩气流纠缠着那股幽兰色的光,像是从肖翠兰身上被抽到古鼎里一样。

王荣平试图去拉开消翠兰,但那飘浮有两米高的古鼎再次掉下来,但却在离肖翠兰几公分高的地方停了下来,倒过来吸住肖翠兰,肖翠兰像被抽魂一样,从她身上益出多种蓝黄交织在一起的光影,正被古鼎大量吸收!。

王荣平根本移不动古鼎半分,别的同事过来帮忙,只要离得蓝色光波近一些就会被弹开,王荣平心急如焚 ,急得他眼泪顺着下额滴在了肖翠兰的身上。

王荣平竟然看见自己的眼泪变成一颗幽蓝色的宝石,然后瞬间飘浮起来没入那股幽蓝色的吸力之中,他试图去抓这道光,此时古鼎却哐当一声砸在旁边的盗墓贼身上。

那蓝色幽光又重新开起,如同刚才吸附肖翠兰那样,吸咐着盗墓贼傅说,只是这次古鼎并没有飘起来,倒像是傅说的灵魂自愿进入古鼎一样。

这次的吸附,那幽蓝色的光闪得不到三十秒就消失不见了,一切恢复了黑夜的死气沉沉 ,半响众人才清醒过来!

王荣平忽觉自己失去了什么,但又说不清道不明 ,他好像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但又没记住,众人也有这样的感觉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 ,无关大雅的事 他们都不愿再去想 。

"快,叫救护车。″王荣平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语气变得冰冷了很多,仅记得肖翠兰是他最重要的人!

”队长,这个盗墓贼没气了!"

"通知这边安保队来领人,交给他们去处理。″王荣平不想去争这份功劳,他现在只想救活肖翠兰。

肖翠兰回过神来时,她已经醒来十多天了,这些天她不是不愿意回神,是她不敢相信,她已经不在她那个熟知的世界了,她现在的名字已经不叫肖翠兰 ,这里的人都叫她“辛姑娘”,她已经从一个叫“邢”的女孩那里知道了很多,这个年代大概叫大商,也不知道和历史里的商朝有没有关系,她知道的历史也不多 ,只是小时候爱听 爷爷讲的封神榜的故事 ,是在商朝晚期。但,那也只是神化故事!

邢是是专门伺候肖翠兰的女孩子,称呼辛为主子,辛以为是自己姓辛,后来才知道,这里的人都不讲究姓氏,高兴叫什么叫什么,因她是辛酉年生的,天干是辛,故而叫辛,就一个字。

邢说肖翠兰在这个时空的母亲是这里最了不起的大祭司,她是大祭司的女儿“辛”,前不久,辛打猎时被不知名的“大虫”惊到了,从马上摔了下来,头部受了重伤,本来已经死去了,是大祭司用自己的阳寿来换辛多活二十年,可是换回来的辛已不是她的孩子的灵魂,总说一些妙名其妙的话!

经过这些天,肖翠兰已接受自己魂穿成辛的事实!

大祭司母亲这几天又悄悄哭了几回,又多做了几场祭祀,昨晚临终前拉着辛的手说:

“娘,就要走了,娘知道,你已非娘的女儿,天下将有大劫,你乃天选之女,今后定有大任,将来取得天下之时,唯盼你少造杀孽 ,祭司一任,交于你手,望你发扬光大,无论何时,也要护吾族得以周全……”

话未说完,大祭司就撒手闭眼了!

辛呆若木鸡的看着众人把她的"母亲"放在一堆木材上面,点上兽油,熊熊的烈火包围着她,十几号男巫女巫围火舞动,周边的百姓跪成一团 ,人头涌动的看起来有好几百人 ,嘴里都念叨着各种"神词″,祭祀完传来了一阵呜呜 声,想来都是悼念她的"母亲"大祭司的。

祭台其实很简单,周边的众多小木屋中间选了一片空地,四周围有栅栏 ,立了一个一人高 的台子,供的是树雕,也不知道雕的是哪路神仙 ,至少辛不知道,祭祀开始前,辛就被扶到了台上,在邢的提醒下,完成了她也不怎么知道的祭祀,于是便看清了下面这一切,火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粗布抺额,兽皮做衣,粗麻做线,民风朴实……

火燃了一个时辰后,剩下的焦炭又燃了一个多时辰 ,最后剩的那点灰 ,听说巫师们去找最高的悬崖扬灰了,这是大祭司临终的要求 ,祭司有权选择自己身后事的安葬方式 。

自那后, 辛一直都不说话,尽管,她心里有很多疑问。但,邢说了,她已经是新一任的大祭司了,她说的话就是天神说的话,每个人都要听,她得先琢磨琢磨 ,这个几百人的小部落,到底在商朝能有什么样的一个出路。

辛已当了一个多月大祭司,她悄悄学着各种古代知识,利用职位之便,还悄悄去了离吾族不远的凤都城给自己打了一把青铜戟和一些随身小武器。

有些基本常识的辛让工匠按她的要求加了些特殊材料,打出来的武器比纯青铜打出来的要亮,韧度要好上许多。

说起这个凤都城,辛在城里转悠时听人说,贝玉城主为了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星云在其他城主面前争口气,决定让星云小王子带兵去吾族邻居那里打一仗,长长脸!

辛刚回来,便听邢说,吾族大长老带着一群人要换掉辛的大祭司之位,气得辛一掌便劈开了她前两天新做的饭桌,吓得邢连连后退!大祭司发起火来原来这么猛,真是刷新了她对主子一直以来的认知!

辛推门出去,看到不远处的祭台前乌央央的站满了人,看这样子是能来的都来了。

辛大步上前,往祭台中央的高台上一跳,衣带飘飘,无风自舞,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见众长老们正站在前排等她,辛先发制人的开了金口道:

"前任大祭司,乃本祭司之娘亲也,刚刚仙逝不久,神魂犹在,不曾远离,弥留前说本祭司便是天选之女,众长老莫不是欺本祭司年幼,想趁外族入侵时顺便夺本祭司之大权,半点不顾本祭司娘亲的情面?

若是如此,辛便是不做这个大祭司,也要先灭了这凤都城,以此证明辛的娘亲并未辜负众乡亲,本祭司也并未辜负娘亲的临终属托,定能担起保护吾族的大任!"

辛不是想吹牛,实在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事古代,她不争,便是死!

"灭了凤都城?大祭司真是大言不惭! ″

"祭司高位,夸口不上税,这里谁敢夸这个海口……"

底下顿时炸开了锅,议论起辛的不自量力来!

辛,天生有一副好嗓子,那可是要唱青藏高原的高音部份的,此时竟然用来镇压族人,她提高嗓子,自带回音的道:

“不管尔等信与不信,天神已然选了辛做尔等的大祭司,辛自也是要让凤族的人瞧瞧,我们吾族人不是好惹的,尔等有天选之女辛,辛带来了天神的力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