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定国权妃 > 正文
第一章 契子
作者:吾乃晓壮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21-05-23 16:33:40 全文阅读

大烨承平13年秋冬交替之际,京畿北边的官道上一辆不打眼的油蓬马车急速驶来,车上除了一个褐色粗布穿着三十出头的车夫,马车里还有一个十来岁眉眼精致的小姑娘及一个四十左右做妇人打扮的中年女人。

此时,这个小姑娘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马车里,仿佛木头人般一言不发。

旁边的嬷嬷含着泪着急的捏着帕子说道“小小姐,你还认得老奴吧,老奴是全嬷嬷啊”说罢,摸了摸小姑娘缠着棉布的额头及两只手,感觉温度比刚才正常些了,遂放心不少。

转头对马车外的车夫道“白侍卫,还有多久能到?小小姐烧已经退下去了,可人还是没有反应,得赶紧到安全的地方再找个郎中看看”。

白侍卫未停下急速赶车的动作,反而又多抽了马儿几鞭“快了,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临夏镇了,今晚在那里留宿”细看之下,这侍卫脸色发白,肩膀上隐隐有血渗出。

就在全嬷嬷与白侍卫交谈未留意时,小姑娘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待全嬷嬷回头后又恢复了木头般无神的状态。很显然此时的小姑娘是正常的,她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目前的状况,毕竟她是个“外来客”。

记忆回到三天前的午后,在山贼的追击中,马车行驶到了一处峡谷,对面的密林与这边地面基本持平,中间隔着有三米多的距离,是悬崖且深不见底。

此时他们这一行还是五个人,两名侍卫一个嬷嬷一个丫鬟还有一个小姑娘,就在他们停下车准备由两名侍卫将人全部用轻功陆续带过去时,远处射来一支利箭深深的扎进了马的右后臀上。

马儿受惊慌不择路急速前冲,两侍卫只来得及各拉住了准备下车的小姑娘及车旁接应的嬷嬷向两边滚去。那丫鬟随着马车冲进了悬崖,由于马车的重量,马儿左前蹄已经踩到对面的坡上却仍然掉下了悬崖,随之而来的是丫鬟惨叫声在山谷间回荡。

而此时滚到两边的四人也没有因此停下动作,侍卫抱着一脸懵的小姑娘用轻功冲向对面,另一边的侍卫也揽住嬷嬷的腰飞身而过。

落地后直接飞奔向密林里,与此同时后面又射来一支箭,角度极其刁钻,直指小姑娘的脖颈,抱着小姑娘的侍卫提前感受到了来自后面的危险,也仅仅只是一瞬一阵劲风过来,侍卫只来得及侧转身子,那箭已经没入了侍卫的耳朵,直接对穿过去,侍卫在死亡的一瞬还是用尽全身力气将小姑娘抛向了对面同样向树林跑的另一名侍卫才倒下。

这仅剩的侍卫就是白侍卫。

白侍卫接住小姑娘后,只对那倒下的侍卫看了一眼,一手抱着小姑娘一手拉着嬷嬷就接着冲进树林。

这样的行进是很费体力的,很快后面的几个贼人还是追上来了,显然他们觉得对付这几人足够了。白侍卫将小姑娘交给嬷嬷抱着,他自己解下腰间的匕首开始了1对4的激战,嬷嬷抱着小姑娘继续向林中跑去。

白侍卫体力耗损极大,在解决了一个之后给了对方空挡,为首那贼人突围出来跑向嬷嬷和孩子。

将嬷嬷一脚踢开,用粗大的手指捏住小姑娘的脖子“你父亲的东西在哪里,交出来,不然捏断你的脖子”说着又加了分力,小姑娘已经面目胀紫,四肢使劲摆动着吓得留着眼泪。

嬷嬷在五步远的地方竟然没有昏死过去,而是压着胸口匍匐着过来抱住了贼人的腿,果断的一口咬向贼人的膝盖上方,遂使尽全身力气咬下一块肉来。

贼人大叫一声像是要发泄才能缓解钝痛般将小姑娘使劲扔出去,低下头准备用手锤向嬷嬷将她解决时,不敢置信的看到胸前穿出的刀尖。

原来白侍卫已经将剩下的两名贼人解决了,反过头来就看到惊险的一幕,在贼人专注的对付孩子和嬷嬷时给了他机会一击即中。

未做过多反映,白侍卫拖着累极的身体跑向小姑娘被抛的方向,目及未看到有人,到了跟前才看到是个深坑。

小姑娘就躺在里面,额角流着血,看着触目心惊,不知道是否还活着。应该是当地山民设下捕捉猎物的陷阱,还好里面没有倒刺,小姑娘是落地时额角撞到坑沿又掉下坑里的。

白侍卫看向嬷嬷,又确认周围没有残余后,跳下深坑,抱起小姑娘探了鼻下及已经变紫的脖间。抬头对上坑沿趴着的嬷嬷,红着眼摇了摇头。

嬷嬷跪着捂住嘴哭出声来,悲伤在周围蔓延,白侍卫将小姑娘抱起几次借力跳出坑,小心的将她平放在地上。

两人也不在继续逃亡,跪在小姑娘两侧,一副一切已经不重要的样子“小小姐,你醒醒啊,你答应小姐和老爷要好好活着的,我可怜的小姐啊,我没有照顾好小小姐,让她遭遇如此惨境”嬷嬷绝望的哭喊着。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时空的华夏帝国位于南边太平洋的小岛上,34岁的林染跟公司团队旅游,报名参与海底潜水的项目时,左手边的女同事由于害怕也因为适应不了海水的浮力站不稳,导致自己的氧气罩进水。

人在最危险的时候是会抓住最近的稻草,而林染就是当时最近的那根稻草,林染被巨大的拉力拉的躺倒,氧气罩也掉了。

周围仅有三个外国教练救生员,其他参与此项目的同事都分散着正在探寻奇妙的海底世界,因为是女同事先发生的情况,留下一个看护其他人员,两个教练全部都跑过去救助她。

而林染由于海里的自然流动已经飘远很多了,她已经放弃挣扎,脑中闪现的都是“死定了,死定了”紧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就在她渐渐失去意识时感受到有人拉了她右脚上从小就戴着的脚链,忽然周围发出像是阳光洒进海里的柔光...

再次睁开眼,是听到了刺耳的哭声,刺激的不得不睁眼看看怎么回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