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这个王妃有点虎 > 正文
第1章 穿越
作者:玄琋  |  字数:2179  |  更新时间:2022-01-14 10:43:10 全文阅读

禹菲笑着看着黎天走出房门,门关上的那一刻,禹菲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无意识的翻出冰箱中的清酒,调出黎天走之前介绍的颜值很高的电视剧。

  一边自饮,一边追剧:“还是天妹了解我,果然看帅哥是可以分散注意力。”

  禹菲看似轻松的自言自语,但那些语气却是那么的忧伤,显得无比压抑,似乎是在说服自己一般,一杯杯的喝着酒一遍遍刷着同一部电视剧。

  “这世间真的会有这样的男人吗?”

  看着剧中男主强大且专一,禹菲的泪水无意识的流了出来。

  是啊!这样的男人在现实中真的存在吗?

  曾经她也幻想过这样的爱情,之所以会选择写小说。

  无非是想将自己幻想中的爱写出来,因为她坚信平行时空的存在。

  妄想在另一个次元中给予女主完美的爱情,以慰籍自己受伤的心灵。

  突然禹菲没征兆的大笑出声:“呵呵…呵呵…哈哈哈…说不定我也是谁笔下的人物呢,只不过我似乎是个配角呢,不然怎么会这样的虐我啊!”

结婚五年的丈夫小智出轨,小三却利用二人在一起的视频告丈夫QJ,结果官司赢了,自己这个原配老婆还要赔偿小三五百万?

真的是憋屈他妈给憋屈开门,憋屈到家了……

  一杯清酒下肚,禹菲忽的起身昂着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片刻后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大喊:“写我的作者啊,你能不能长点心啊,就算是配角,你这样虐下去真的好吗?你真的有读者吗?真的不怕我会选择终结吗?”

  就这样,禹菲喝会儿酒,就开始自言自语,没事在抽风的怒吼几句,一直过了三天。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刷了多少遍这个男主演的剧了,不过基本都是强大且专一的角色,这倒是让禹菲很是欣慰。

  甚至开始粉上了这个明星。

  她也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抱着自家马桶疯狂呕吐了。

  她只知道酒没了,需要添置些了。

  “算了,睡吧,也不知道是几点了……”

  禹菲看着昏暗的房间,走到洗漱台前随手洗了把脸,胡乱的漱了漱口。

  爬回自己宽大的床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

  吧嗒····吧嗒····

  冰冷的水滴,打在禹菲的脸上,但禹菲没有睁眼。

  她仍旧很困,只是心中在想【漏水了?不对啊?姑奶奶住五楼啊,莫非楼上发水了?

  哎~真麻烦,这就是传说中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写我的作者还想继续虐我?算了睡醒在给物业打电话吧。】

  禹菲不想理会,伸手找寻自己的被子,似乎想要蒙上自己的脸。

  可是摸来摸去都是湿漉漉的感觉,似乎还有些石子与杂草的触感。

  禹菲以为自己做梦,糊涂了,干脆保持原来的姿势,想要重新入睡

  【话说这肚子好痛啊,难道生理期了?算算日子确实差不多,哎!生理期前连喝三天酒估计我这次能痛死,一会儿找点去痛片吧。】

  腹部隐约的痛楚让禹菲以为自己亲戚要来了,心中有些烦躁。

  吧嗒···吧嗒···

  哗啦啦···轰隆隆···

  原本稀疏的水滴突然变成了倾盆暴雨,甚至耳边还伴随着轰鸣的雷声。

  禹菲疑惑且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以及身边高高的芦苇丛,唰的起身

  “我靠,我梦游了?不应该啊?好痛!”

  剧烈的疼痛让禹菲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暂时忽略这突如其来的骤雨。

  手上粘腻温热的触感让禹菲有些迷惑,低头看去。

  “血?”

  禹菲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有些迷茫:“什么情况?我穿的是个啥?”

  顺着染血的手,看着自己的衣袖,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这并不是她睡前穿的家居服。

  这··更像是古装,莫非是汉服?

  “这梦?还挺真实的,估计是生理期了,这种情况我只要继续睡应该就没啥事了,毕竟梦中死了,人也就醒了。”

  如此想着,禹菲再次躺了回去,任由肚子上的血肆意流淌。

  “不是吧,这也太真实了,不仅痛,还很冷啊,算了,自救吧。”

  躺下没有半分钟的禹菲再次坐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她略显艰难。

  “不过说实话,这个梦是不是有点太真实了?这草!这雨!还有这脚下的感觉!不对,这痛楚也太TM真实了吧。”

  伴随着越来越痛的腹部,禹菲突然冷静起来。

  艰难站起,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发现周围都是半身高的芦苇丛,一眼望不到边际。

  隐约间看见不远处似乎有个小木屋。

  禹菲将自己的外衫脱掉,在腹部用力绑好,向着木屋的方向缓慢移动。

  “按照这个情形,我是不是穿越了?话说我连喝三天酒,虽说是清酒,不过最后一次似乎吐血了!莫不是我胃出血挂了?估计天妹忙完工作来找我的时候我都得臭了。哎,真的是,不过一般穿越的话,不都是什么大家闺秀,就是名门望族,要么身世了得有无数个有钱的爹!但是我这个状态什么情况,这很可能刚穿完就再次挂掉啊!”

  这是禹菲的坏毛病了,一旦受伤或者有什么重大的打击,她就会自言自语的碎碎念,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转移一些注意力。

  禹菲就这样一边向木屋移动,一边脑洞大开的碎碎念。

  木屋的全貌很快映入眼帘。

  虽然有个小院子,但甚是破败,似乎雨在大一点木屋打房顶就会坍塌一般。

  禹菲再次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更好的选择,硬着头皮准备走进木屋。

  “此时只有你一人,还不束手就擒,老子还能给你一个全尸!”

  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让禹菲抬起的脚停住了,循声望去,竟发现木屋一旁似乎有一群人在围着一个年轻男子。

  可惜雨势太大,禹菲本身有近视,看的不是很清晰。

  “想要本王的人头,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这句话的男人声音非常的好听,就算有雨声的干预,依然清晰可闻。

  极具穿透性,冷峻且富有磁性,天然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贵气。

  语气虽然冰冷,声线却让禹菲心旌摇曳。

  心中对这男子的相貌升起了无限的好奇心,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相貌才能配得上这个声音。

  【这么好听的声音,想必人长得也不会差!】

  禹菲心中有了好奇,便有了行动,小心的放下抬起的脚,悄悄的向声音方向挪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